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0492号

  • 主页
  • 模具油加热器
  • 格栅系列
  • 欧洲刀具代理
  • 主页 > 欧洲刀具代理 >

    中国刀具行业市场格局2010年新

      发布时间:2018-03-19 13:30

      随着中国汽车、航空、军工、模具、制冷、电力等精密制造业的快速发展,对金属加工刀具的数量和质量的要求也迅速增加。尽管我国还没有养成行业统计的习惯,但业内人事估计中国的刀具市场约有200亿元人民币(全球大约有250亿美元的刀具市场)!国内的高端刀具市场约有50亿元,到目前为止,该高端市场基本上由进口刀具占领。

      说起中国的刀具市场,我们大家的心情都很复杂:一方面,最近十年来刀具市场一直高歌猛进,销量节节攀升,呈现出一派虽纷争加剧但也繁荣不衰的景象,让刀具人在自己的家园里就有了用武之地;另一方面,竞争的层面竟是如此的泾渭分明–国外(指工业发达国家)刀具基本上只与国外刀具竞争,国内刀具也基本上只与国内刀具竞争!这仿佛是流体力学里描述的层流现象。在绝大部分领域内,国内刀具的技术水平离国外同行相差太大,甚至还没有参赛资格!

      中国的刀具市场是少有的、真正能称得上全球化的市场。不要说行业里小有名气、有一定规模的刀具公司已悉数在中国设立了办事处或找了代理商进行销售,就连只有二、三十名员工的德国小公司也把其刀具卖到了中国!市场上随处可见来自德国、日本、美国、以色列、韩国、瑞典、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刀具产品。

      这些进口刀具基本上占据了各机加工行业的高端客户。就去看看各大汽车公司的发动机制造车间、飞机发动机制造企业的机加工车间和汽轮机制造车间吧,那些高效、高精度的机加工刀具中很难看到国产刀具的踪影。我们的刀具企业离“强大”二字的距离还太远!

      国产刀具大多应用在中、低要求的客户群里,如农业机械、摩托车、农用车、通用机械及中低档的机器制造工业。这些行业产品的附加值相对较低,所以,对加工精度的要求也只好放宽,以便使用便宜、但精度和效率也相应降低的机器和刀具。尽管这些领域用量很大,市场也不小,但单支刀具的价格奇低,仿佛他们象在销售原材料一样。不是吗?说起中国高速钢、硬质合金等刀具材料的用量都居世界前列,大但是不强。在世界刀具市场上有影响力的中国刀具品牌至今还没有唉。

      但要说起中国刀具企业的数量的确也不少,正如中国的汽车工业。尽管国有刀具公司关了不少,但也派生出很多私有刀具企业。光常州西夏墅镇就有上百家刀具厂,酷象德国南部的“刀具之乡”-多瑙河谷地区。西夏墅刀具厂群的起源最早与重庆工具厂有关,从陕硬厂、株州钻石、成工、哈工等工厂都在周围派生出了不少私有刀具企业。另外,从日系上海名古屋和大连富士出来创业的人也有几十个之多,就连从年轻的阿诺公司派生出来的小公司也有四、五个呢!

      -高速钢钻头出口量极大,但基本上被放上国外DIY商场的货架上-家庭手工作业用,但高端的如老的轿车发动机生产线上的高速钢麻花钻照旧依靠进口;

      -硬质合金刀具做得多了,但集中做中低档的立铣刀和易切材料的钻头,高档的如高速铣刀、硬铣铣刀、石墨铣刀、3D铣刀、钢件及难加工材料的高性能钻头、铰刀等高附加值的刀具还得依靠进口;

      如果说存在第二名的话,那也只是在它的零头上浮动。十年前看到株钻的刀片满是无断屑槽和无涂层时,心里气其不争,觉得是占着资源不干事。现在车削、断槽、螺纹加工、铣削加工、钻削加工用的刀片都有,产品多、规格全。看到这几年的巨大变化,心里很为株钻人高兴啊。普通的刀片都能替代进口,但是,如果要在难加工材料、高速切削、大进给加工等方面有所成就还需要下大功夫。

      做这类刀具的厂家倒不少,尤其是入门级的。但产品线长、质量稳定、有实力的似乎也只有株钻。作为可转位刀具的代表,铣刀盘的质量最能显示实力,在现代化发动机生产线上,我好像还没见过国产的铣刀盘!除了株钻,森泰英格也在下功夫,但产品系列不太全。很遗憾,在这领域很难看到其他的英雄!

      这类刀具总算为中国的刀具人出了口气!能代表中国整体硬质合金刀具最高水平的应当是阿诺和株钻了。阿诺的钻头、铰刀、立铣刀和组合刀具在行业里已是标杆,尤其是阿诺的钻头已在国内的汽车、航空等精密制造业里被普遍应用,来替代昔日进口的德国产品。加工钢件的阿诺高性能钻头,在许多场合其性能要超过德国的同行。“把钻头做到极致”是阿诺的追求。

      株钻的整硬刀具这几年也发展很快,质量有明显提高。得益于长期的行业积累和傲人的硬件设施,只要公司的体制不成为将来发展的障碍,株钻在行业里的龙头地位应当在十年内是很难被动摇的。

      生产超硬刀具的国内厂家不算多,市场做得相对好的有郑钻、威士、山田、中天等几家。几家公司的规模相差不是很大,产品也大多类同,即以刀片为主,也做一些焊接铰刀、铣刀等。焊接刀片的性能基本达到国际水平,能替代进口。但那些附加值高的、带导条的精密铰刀、直接带HSK等高速刀柄的成形铣刀、阶梯铰刀等还在摸索阶段,离成熟产品至少还需要多年的努力。其中最有希望成为佼佼者的可能是威士和郑钻,威士以技术资源、正规管理见长,而郑钻则有很好的硬件设备和市场开拓能力。

      丝锥是最让我生气的刀具产品。堂堂中国居然找不出一家像样的丝锥制造厂,值得我在此评价和指点。国内主流机加工企业使用的丝锥几乎都是进口的。关键是至今还没有一家能让我们看到一点点希望能追随OSG、YAMAWA、EMUGE、Schumacher等公司的丝锥厂家。在丝锥领域,中国还没有出现风流人物。

      刀柄和镗刀产品也是中国的弱项,连能生产HSK也是最近几年的事,而且质量也不太稳定,规格也不全。高精度夹头的生产我们刚刚涉足,主要是热套夹头,有上工和森泰英格等。液压夹头好像只有森泰英格在开始涉足。大部分的刀夹系统好像还停留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水平。

      普通低精度镗刀有不少生产厂家,但附加值高的高精度镗刀似乎不见来者。有希望能在此领域建树的我看只有森泰英格了!最近几年此公司在产品质量、产品外表和产品种类上有本质的提升

      在复杂刀具领域里,这里指的是滚刀、拉刀、花键加工刀具等,国有的几家老资格工具厂如汉江终于发挥了一些作用,使得他们在中国的刀具业里也没有被完全忘却。由于这类刀具市场不是很大、投资又大,新进入的企业不多。

      高附加值的复杂刀具,如硬质合金的滚刀、涂层的超长拉刀、精密拉刀等目前也只能依靠进口。尤其是硬质合金滚刀,用量相对不小,国内企业就是提供不了,只能从德国、日本等进口。

    上一篇:丽水P成型刀怎么样-嘉利盈高性价比
    下一篇:没有了